菲律宾石油公司欲与中国深入合作

[加入收藏][字号: ] [时间:2012-05-25  来源:国际石油网  关注度:0]
摘要: 过去一个月,一些马尼拉能源企业高层担心海上战争随时会打响。中菲两国渔政船对峙时,一家30多年历史的菲石油上市公司受到攻击。一位宣称要警告菲钻油平台在南中国海横行的黑客,在夜里袭击了该公司网站,公司职员说,网站瘫痪了,工程师整修了一周。...

    过去一个月,一些马尼拉能源企业高层担心海上战争随时会打响。中菲两国渔政船对峙时,一家30多年历史的菲石油上市公司受到攻击。一位宣称要警告菲钻油平台在南中国海横行的黑客,在夜里袭击了该公司网站,公司职员说,“网站瘫痪了,工程师整修了一周。”

  菲本地石油题材股价近日也起伏明显。两国民间和官方都不乏人认为,未来核心的利益冲突会围绕油气资源。因为外界一度担心,中国可能将行动升级到军事层面后,菲律宾10年来精心部署的四次招标,形成的油气田项目会面临流产。

  中菲两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陆续出现南海石油争端。争议地带主要在巴拉望岛西侧和中兴岛(菲称卡拉延岛)附近。本报记者调查显示,30多年来在附近获得油气勘探挖采合同的企业已有超过15家,其中包括与美国、澳大利亚等知名跨国油企的联合体。

  此番会否在与菲律宾有关石油领域,形成新的解决方案引人关注。据菲律宾当地油企消息,目前还在紧密谈判中的一个石油合作项目,涉及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但中海油新闻发言人和新闻办公室都没有回复记者的采访申请。

  菲律宾当地有外事委员会议员说,因为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发言中提到了共同开发,中菲都有官员希望尽快达成一单协议,成为今后解决事态的模板。

  近年扩张最快的菲律宾石油公司费莱克斯(Philex Oil Corporation)的控制人之一彭泽仁(Manuel Pangilinan)在敏感期飞到了北京。费莱克斯目前掌握的油田处在中菲争议地带。

  帮他安排中间事务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彭至少见到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称“中海油”)勘探部门主管,且会有实质性的谈判在近两周进行。

  “彭的生意看上去没有受到对峙的影响。”一位不久前还与彭一道参加篮球比赛的能源商人说。外界则在讨论,彭选择在此时提出深入合作的邀约,是纯粹反向操作抓住商机?还是一次外事领域的新闻炒作?

  彭被认为是菲外交部部长的近友和曾经的生意伙伴,他大概知晓什么时候局面会缓和。

  彭泽仁的石油公司目前由上市公司费莱克斯矿业(Philex Mining)持有,该公司50年前就进入到石油产业。彭和他的合伙人在印度尼西亚、香港等地都有投资实体,所涉领域广阔,彭甚至试过竞购一家美国职业篮球联赛中的球队。

  在中海油高调推出深海钻井平台后,“彭也许认为CNOOC(中海油)还需要一些项目机会去展现实力”。 一位曾当面与原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谈论合作的菲上市石油企业高管说。

  一位彭泽仁近友向记者透露,尽管目前看不到时间表,但彭仍在寻求与中海油的对话。虽然上一次的对话没有取得期望中的效果,但他会建议彭保持交流畅通。彭泽仁则透露,费莱克斯掌握的SC-72区块的合作开发,也在和别的外国公司接触。

  关于彭的种种说法,中海油方面的口径则较为低调,迄今记者仍未获证该消息。

  争议地带的既存力量

  壳牌(Shell petroleum)、雪佛龙(Chevron )和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PNOC)一起合资开发。

  大约540公里的管道,足以将3000多米深处打出的气体,运输到位于八打雁(Batangas)的炼油厂,再送到首都马尼拉所在的吕宋岛。去年11月岛上已组织了顺利开采十周年的庆祝会,这个气田可为吕宋岛供应40%的电力;其开采费据称是菲律宾军费的重要来源之一。

  大多数菲石化油气企业对中国公司仍然陌生。尽管1970年代马科斯总统放开与社会主义国家接触时,获得来自中国低于国际油价的“友谊石油”曾是主要目标。时至今日,当地石油商人们也经常分不清从事大宗石油业务三家央企的名字。

  中海油2005年在巴拉望西侧中标过一个勘探合同,这几乎是目前两国间唯一合资组建的探油合作项目。中海油在这个SC57(57号合同)中占51%股份,另有两家当地油企在内。但在中方希望获得后续开发合同时,一直到2011年才有通过政府审批的回音。

  中菲涉及领土分歧的石油地带,主要在菲西南部的巴拉望岛(Palawan)西侧,和北部卡拉延岛的四周。中国划定南海疆界“九段线”穿过其中一些地方,中方通常称为“礼乐滩”。

  菲律宾能源部文件显示,在巴拉望西侧共有11个油气田合同区域,目前已有近10家一级合同企业扎根那里。最早的油气田项目始于上世纪70年代。

  本世纪菲律宾开始实行不定期一轮的能源开发招标(Energy Contracting Round)。目前已经进行过四届。去年的一届中国公司因为主权争议没有参加竞标。

  截至去年6月,巴拉望西侧有十多个油井已几近采掘完毕,但当时在生产中的油井只有SC58合同区中的一口。

  澳大利亚尼多石油公司(Nido Petroleum)在巴拉望以西斩获颇丰,其2005年开始掌握包括SC58、SC63和SC54在内的三个区域。壳牌石油的菲律宾公司也握有SC38区。此外本土上市油企东方石油(Oriental Petro)、菲洛探油(Philodrilling)、诺亚能源(Norasian Energy)与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占有其他合同区。

  尽管本土油企越来越多成为中标方,但由于此处油资源多在等深线300米以外,“实际上几乎都没有独立开采能力,需要租用其他跨国油企的设备和人力”。其中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告诉本报记者。

  在巴拉望岛附近,外界熟知的争议地带还有SC38区域中的马兰帕亚岛(Malampaya)。

  合作的前景

  中国会怎样行动?一位菲上市石油公司的董事对本报记者说,中国首先会通过外交渠道知会跨国公司,这些公司绝不会因为菲律宾项目放弃中国市场;过去向这类公司发出主权声明的方式,对现在的局势依然合适。

  中国通过各种渠道对越南争议领域油气田的处置,则较为常见。仅2006年到2007年,中国向16个越南的合资油气田项目提出了抗议。其中包括英国石油公司(BP),雪佛龙,俄罗斯天然气公司,法国CGGVeritas集团的合资项目。

  后黄岩岛事件的菲律宾与中国,将走向何种模式,目前未可知。“历史上菲律宾和中国在南海发生摩擦时,往往是石油价格波动,或石油贸易停滞的时期。”雅典耀大学教授林聪智说。在菲律宾国内,中菲直接合作的提法,声音正在变大。

  “我们需要外国伙伴来为我们提供我们所缺少的金融和技术支持,为什么不能是中国呢?”《菲律宾星报》专栏作家Boo Chanco就在他最近的一篇专栏中写道。他将当初阿罗约与中国在南海的合作框架称为“现在最务实的选择”。

  中菲合作已有一些基础条件。2004年中菲签订合作勘探石油的合约。根据协议,合作内容包括搜集、处理及分析地质数据,但并不涉及钻探及开发的工作。次年3月,南海资源共同开发再次取得新的进展——中国、菲律宾和越南的石油公司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签署了《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

  协议中,中海油、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以及越南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计划共同收集协议区内的地震数据,希望通过这些工作来查明有关海域的质址结构和油气储量,从而判断其是否具有商业开发价值。而和此前中菲签订的合约一样,这项协议也不涉及后期的勘探、开采工作,而是只停留在前期评估阶段。

  “当初签订的只是合作意向,后来并无实质进展。”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对本报记者说。

  由于主权问题高度敏感,几年之后,阿罗约曾因此被认为犯了叛国罪。当时菲律宾国内有一种声音认为,阿罗约签订的这份合约并没有经过外交部,而是为商业利益所驱动。“如果没有政府的同意,这种行为可能被他们国家的人认为是卖国。”林说。

  中国油气企业进入菲律宾,仍有比较现实的问题。当地油气行业尽管在十年前就定下了逐渐摆脱政府管制的发展目标,但却并非外企随意出入之地,其中的利益较为复杂。政府部门的审批依然重要,本地的石油企业都逐渐引入了在政界有坚实背景的出资人。最近两年外资企业独立获得开采和运输工程的案例也比较少。

  从能源部门对油气开采的法律规定看,政府对石油产出有定额的收益,最新的比例是60%,但同时对中标企业有逐年支付的奖励金。目前勘探的年限最多10年,开采年份一般为25年,不得超过50年。较之十数年前已大为缩减。

  如果中国企业接受这类条件,也可能被认为其接受争议地带受他国法律的管辖,因此每一个项目可能都得一事一议。而这本也是中国企业近年来谨慎投资的内部制度因素。

  “虽然谈判可以继续进行,但最终往往很难达成结果。”林伯强说。


[复制 收藏 ]
          您的分享是我们前进最大的动力,谢谢!
关于我们 | 会员服务 | 电子样本 | 邮件营销 | 网站地图 | 诚聘英才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 2012 CIPPE.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全球石油化工网 版权所有
京ICP证120803号 京ICP备05086866号-8 京公网安备110105018350